春暖花开红杏枝头

春暖花开,红杏枝头

宋代诗人宋子敬曾随欧阳修研读《新唐书》。 他非常喜欢读张宪的诗。 张弦写歌词时喜欢刻字,追求一种朦胧的美,读起来很有韵味。 有人高度评价他的诗歌,认为这是“古今的重大转折”。 当宋子敬读到张显《天仙子》中的“云破月来花农影”一句时,赞不绝口。 难怪人们称张先为“云破月来花农婴医”。 毛呢布料。 恰巧有一天晚上,张显读了宋子敬的《玉楼春》诗,读到其中的好部分,连连称赞,尤其是“红杏枝上春花开”这句。 他感慨万千,心想何不称呼宋子敬为“红杏枝上的春天”尚书呢?

一日,宋子敬去看望张宪。 进门后,请人通报:“臣欲见大夫‘云破月花影’。” “来者是‘红杏枝满春’的大臣吗?” 张显在屏风后面大声问道。 宋子敬听了很高兴,连忙说道:“是是是。” 张宪出来迎接,并设宴款待。

席间,两人谈诗论文,谈得十分投机。 张显赞赏道:“《尚书》写的‘闹’字,形容红杏之美,鸟语花香,不知道你当时是怎么想到的?” 尚书说道:“生活充满了辛苦,娱乐的时间很少。那天我有机会和朋友出去玩,一边摇着船,一边玩水,我们来到了东城,杨柳如烟,红杏满枝,鸟语花香,蜜蜂飞舞,我一边喝酒,一边赋诗,一边谈笑,好热闹啊!当时,我背诵着《玉楼春》的歌词:

东城的景色渐渐变好,馒头(hú)的涟漪迎客。

青杨烟外,晨光寒意,红杏枝满春意。

浮生虽长,幸福虽少,但你愿意爱千金浅笑吗?

我为你捧酒,助夕阳,留晚霞于花间。 ”

皱,即绉,用来形容水的波纹。 热闹、热闹、热闹。 浮生的生活; 短暂而不确定的一生。 如果你愿意爱千金,浅笑,怎么会愿意珍惜金钱财富而轻视幸福的生活呢? 诗的前半部分对春天绚烂景色的描写别具一格,“好”字使之显得极为生动、传神。 相比之下,第二首作品写得比较笼统,是一种庸俗的享乐方式。

想一想:听完这个故事,你喜欢这首诗吗? 你听过或读过谁的话? 你最喜欢谁的词? 您还喜欢哪些其他读物?